avatar

7.19.2020 | 还纳闷为什么大家都发关于王老师Post,今早才清楚——王老师走了。
我在想:小学时候,表妹的爷爷去世;刚上初中时,朋友因紫癜去世;初三时,二老姑肺癌去世;前年回黄山,村里经营一家小店的和善大叔,开着三轮车,在村后面下山的路上出了意外,为了拿到保险赔偿,还有一众人去河里寻他的证件;去年,陕西村里一个婶子去世;有关联的已故人,这么多些,去了哪里?到的是一个地方吗?
很小时候,和一个姐姐出去玩,她是母亲的一个同事;我、她和一个喜欢的她的男生,我当时还是个小屁孩,看着那男的傻不兮兮的说学逗唱,好是觉得挺莫名其妙地好玩,那姐姐也还挺开心的。偶然听我妈一天提了一句,说是:有个男的,追她女同事,在车祸里丧生,目击的人说当时是在后面追她那个女同事。如果我真的认识他的话,那就是他了。
很多时候,世界都好突然,我不知道用什么表情,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,像个大傻子一样。
身体带着灵魂张扬,精神挣脱肉体不朽。

每天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吧,明天嗝屁也挺好

6.27.2020 | 刚回到家,在路上算了一笔账,老板Jeo每天的净利润能有三千刀左右,也想在美国开一家中式快餐店,嘿嘿,搞他个全美国大连锁。
工作的时候蛮忙的,但也见缝插针地发了几次呆,想了些事情(Meanwhile烤糊了几片牛肉,Jeo语重心长的告诉我:'Beef is expencive...')。
很突然,眼泪水儿止不住地流,感觉自己就是一片无根浮萍,又似乎杂着几丝寄人篱下的怅然,异客他乡,别是一番美妙滋味。伤心时候,尤其不要喝酒,否则就是一只酒鬼;等开心的时候,再好好成一次神仙。
隐约听她说去取礼物,怎么去如此甚久?嘿嘿,男人都是骗子,我是说不送你礼物,可是那个相机它是需要相纸的呀,嘿嘿。相纸!打印照片的东西!能算礼物吗?嘿嘿。

6.25.2020 | “昨日下单,点名顺丰;莫名其妙,赠品先到;意料之中,十元不到;收件人名,玛卡巴卡。”

是不是觉得好生气?我也感觉好难受。但是!生日礼物一定要讲究!惊喜!惊喜很重要!
语气蛮客气的,是因为只是朋友?还是这假礼物太敷衍?不过我真挺开心,因为我的确觉得,应该先付出才适合有回报。
每个人都是在去实现自己的价值,让一切变得理所当然,是吧?
我很认真的。

6.24.2020 | 昨天去练了球, 56° 距离 85码 ,近点50和75距离差打的不清楚; P杆 距离 100码 ;打不出距离。因为 起杆太平 不够立;想要打出距离,就会 手部紧张 ,导致无法充分释放。

6.21.2020 | 嘿嘿,有救啦~救有啦~啦啦啦~~~但还有个小屁事没问完呐,有感,赋诗一句,以下:
话匣才露尖尖角,同学来也要开会。

6.20.2020 | 昨天发消息时,想法是“你不在乎,我不在乎。”早上没回,晚上没回。
快回消息还有救……哼

avatar
Arraggon D.W. Yang
Announcement
推荐PC端食用,
喜欢请收藏本站。
Info
Article :
8
Run time :
UV :
PV :
map